您当前的位置 : 龙泉新闻网 >> 瓯江源·龙泉 >>正文

梅地,驯化灵芝的地方

2022-07-27 来源: 记者:

  莫子易

  梅地村。大片原始阔叶林。茂密,繁复,人迹罕至,绵延不断。龙泉市准野生灵芝研究所在这里栽培灵芝。野生灵芝驯化基地。植被百分之百保护,原生态的,保守的,现代的,没有尘埃和污染。

  驯化基地在密林深部,腐土枯叶被做成一畦畦栽培土,大面积的,小面积的,分布在密林各处,与山、水、林浑然一体。灵芝均匀排列,有序生长。赤芝、紫芝、禇芝,有粉芝、无粉芝。耳朵形的,牛蹄形的,铜钱形的,单个,重个。黄色、紫色、禇色。犹如幼儿园里一群孩子,可以看到它们成长的过程。一圈一圈地增大,从内部的中心向外缘世界进行。新长出的一圈鲜肉,如生命光环,直至成熟,出粉,然后收获。

  原生态灵芝基地处于一条生态沟地带。山水静谧而优美,地形错综而复杂。跟前一条山涧跌宕而过,水声潺潺。基地内修建了一条石径,循环往复,出没无常,于树木间通幽,再通幽。在任何一处,无法想象自己所处位置,无法想象基地全貌。往前走,路不通,歇一歇,没有回头路。换一个角度和方向,山重水复,柳暗花明。密林里仿佛驻扎了一个大兵营,灵芝们成各种列队,一畦一畦,千军万马,若隐若现。身在其间,似深陷四面埋伏,楚歌一片。项永年先生,地道的梅地人,五十开外,朴实,憨厚,准野生灵芝研究所所长,年年丰家庭农场主,浙江省原生态准野生灵芝创始人,他一直在前面给我们领路,讲解,带我们入门,见识灵芝世界各种奇妙。

  现在是灵芝出粉时候。为免灵芝遭受雨淋,土畦之上,支起透明的塑料篷子。篷子里面,每一个灵芝都用一只袋子套住,袋子外面,一层禇色粉沫。项永年先生说,那些粉末就是灵芝袍子粉。袍子粉太细,还有很多从袋子内部渗出来,浮在袋子表面。项永年先生告诉我们,基地里的灵芝是通过野生灵芝驯化过来的。驯化,我喜欢这个词被用在这里,玩味了一下。项永年说,经过驯化的野生灵芝孢子颗粒饱满,质地厚实、致密,孢子粉纯度达99.99%,有效成分高于全国各地同类。他说,中国工程院院士李玉曾说,这里的灵芝原生态栽培在国际上独具特色。

  灵芝吸大自然之灵气,聚天地之精华,素有山中仙草之称,有很高的保健食用价值。灵芝粉效用更佳,市场占有量越来越大。想起曾经食用过灵芝孢子粉,就问项永年先生,这些禇色粉末可以食用?他说,可以食用,但须破壁,达到百分之九十八,其营养更容易被人体吸收。

  三伏盛夏,密林外面布满阳光,里面,一片阴凉,所有的树木都撑起阔叶伞,把阳光挡在外面,偶尔漏进林子的,是虚弱的斑驳光点,落在灵芝上面,灵芝就鲜亮了起来。项永年先生要我仔细看一只没有袋子蒙脸的灵芝。那只灵芝身上,歇了一枚阳光,像蝴蝶一样翕动,流露出禇色虚幻,有如一个仙子。我说,这灵芝多像幻境里的精灵。项永年先生看我没有明白他的意思,就用手指着那个灵芝说,你看它的周围有什么东西吗?看他认真的样子,我蹲下身去,俯首再看那只灵芝。灵芝的周围有烟雾浮动,极淡的,仿佛一支曲子正余音袅袅。

  这灵芝怎么像动物一般,有了某种灵性?项永年说,这些像烟一样的东西就是孢子粉。这个灵芝正在工作,把体内的孢子粉如抽丝一般挥发出来,飞散到空气中,曰“喷射”。密林里的空气成分,便有了灵芝孢子粉的组成。我做了一深呼吸,吸入了原汁原味的灵芝孢子粉和这山中的仙气。

  有一条小蛇,绿色、透明,像玻璃做成一样,在水边的树枝上休息。我站在远处给它拍照。它蠕动了一下身体,摆出一副优雅的样子,似乎很配合。这里要做成一个野生灵芝博览园了,不仅是驯化野生灵芝基地。龙泉,中华灵芝第一乡,那一年九月,第二届中国灵芝大会在龙泉召开,梅地原生态准野生灵芝栽培基地,是大会指定观摩点。

编辑:谢巍
极品少妇激情无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