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龙泉新闻网 >> 瓯江源·龙泉 >>正文

家有读书郎

2022-07-27 来源: 记者:

  周小娟

  “妈妈,我获得北大研究生毕业证和学位证了!”电话那头,传来儿子开心的话语声。电话这头,泪水已经溢满我的眼睛。朦胧中,仿佛看到孩子奔走在求学的路上……

  2000年,他五岁。为了让他能来城里读幼儿园,我调到了离城15华里的龙渊镇岩后小学。那时丈夫也在乡下工作,我们就把爷爷奶奶请来城里陪读。周末,才是我们一家三代团聚的日子。

  2003年,我考入了城区学校,他跟在身边读小学。四年级时,我选择了任教他的班级,从而能陪伴他度过关键的小学时光。

  2009年,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父母的期望,他去了来人生地不熟的金华求学。那三年,是他最为煎熬的日子。由于学校住宿条件不好,我们给他在校旁边租了房子,让他走读。别的孩子放学后就可以吃到可口的饭菜,享受着来自家中的照顾,他却要为自己的晚饭发愁,回到出租房自己学习、洗漱。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尽量在周末去金华陪他,洗衣服,换被子。

  2012年,中考。参加中考的前一天,可能是由于过分担心和紧张,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没有入睡,一会儿起床做数学压轴题,一会儿又起床做俯卧撑,后来干脆站在窗前看着天空说道:“天怎么还不亮呢?”

  我无法用言语来安慰他,因为我知道,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,没有说服力的。我只能默默地守候,默默地陪伴。

  煎熬的日子终于结束,孩子顺利进入金华一中理科实验班,我们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。

  时间过得好快,转眼到了2015年6月5日,高考。孩子们紧张,我们父母也焦虑。那时,我看到一些家长发的信息:衣服最适宜的颜色为灰色和黄色,寓意“辉煌”;父母穿红色,吉利……我便啥也不顾,跑到商场给孩子买了四件衣服,又给丈夫买了一件红衬衫,还不顾劳顿,又买来粽子,挂在高处……

  6月5日晚,平时睡眠质量挺好的孩子又不睡了。他一会儿嘟哝附近的狗太吵,一会儿又埋怨他爸的呼噜声大,让他无法入睡。他的这种焦虑状态,让我担心又害怕,但我绝不敢提意见。听着他翻身的声音,我装作没听见,夫偶尔发出鼾声,我忙用行动提醒他。

  6月7日晨,我们到达一中门口时,发现已经聚集了不少家长。大家都神情凝重,踮着脚尖往校内张望,虽然已经看不见孩子的背影了,但还是那么入神地望着,望着。11点,离高考语文结束还有半个小时,家长们又陆续汇到了校门口,有的不时抬手腕看时间,有的拿着手机、相机拍着。

  那天孩子回家后,神情有些不对,很明显是语文考试没有发挥好。我给他端一杯牛奶,静静地站在他旁边。过了一会,他告诉我感觉作文写离题了,选择题又改错了3分,估计语文没戏。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他的写作思路和内容,然后坚定地告诉他我已经咨询过杭州一位非常有名的语文老师,他评价说完全没有离题,而且得分应该较高。孩子听后转悲为喜,玩了一会电脑,饭后休息了近一个小时,去参加下午的考试了。

  高考成绩揭晓,孩子总分717分,语文才109分,成了失分最大的学科。看来高考作文确实偏题了,但此时的他已经能坦然面对自己的高考成绩了。他自己选择了心仪的志愿,打电话与招生老师联系,最终被中国人民大学录取。

  2019年,在留校读研与考北大软微学院研究生之间,孩子作了艰难抉择,挑战自己。我们虽担心考研北大难度太大,但还是尊重他的选择。那些日子,每晚23点之后,孩子的手机才会开机,我们痴痴等着,重复着每日相同的问候,只为向孩子传递一个信息:“无论面对怎样的艰难,父母都会与你一起面对!”

  考研前夕,我再三思索,决定请假陪他考试。孩子觉得没有必要,我就打苦情牌,让他再给我一次陪伴的机会。考研前一天,我从人大站坐地铁到北京大学站,估算着路上需要花费的时间,以便安排好次日出发的时间。幸运的是,经过笔试、面试,终于被录取。在北大的三年,孩子收获了许多,先后进入华为、亚马逊、微软等大公司实习,努力积累实践经验。今年毕业,顺利找到心仪的工作。

  在陪伴孩子一次次考试的过程中,母亲练就了强大的内心世界。当孩子渐行渐远,父母再也无法追上他时,不如守着家园,守着信念,期待孩子回家团聚的时光吧。

编辑:谢巍
极品少妇激情无套